广东省立法明确中小学教师的学科权利

校园安全一直是学生家长和社会越来越关注的热点问题。

4月12日,《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草案)》在广东省司法厅网站上公开征求公众意见。

据悉,该草案有许多创新亮点。其中,草案规定了中小学教师的惩戒权,并提出“中小学教师可以对学生不听课、不完成作业或不符合要求、不遵守课堂纪律等行为采取一定的教育惩罚措施”。

同时,草案还明确了针对欺凌和暴力侵害学生的预防措施,建议公安机关在校园周边安全区域组织企事业单位、个体工商户和群众自治组织成立联合安保和交通组织。遇有可能危及学生身心健康和人身安全的情况,应立即采取相应措施予以制止,并向公安机关和学校报告。

据了解,截至2018年底,广东省各级各类学校34600所,在校学生2308.7万人,居全国第二位。

目前,广东省的学校安全条例已被纳入2019年广东省人大立法计划。

该草案将于今年5月11日前公开征求意见。任何意见或建议都可以张贴在省司法厅的官方网站上征求意见。

近年来,当一些教师对学生的体罚引起公众的关注和批评时,教师是否应该管教学生也成为了热烈讨论的焦点。

作为该草案的创新亮点,该草案根据《教育法》首次界定了中小学教师的纪律权、学校中合理的教育和纪律措施以及专门的法律教育。

其中,草案提出“学校和教师可以依法批评和教育学生。

中小学教师可以对学生不听课、不完成作业、不符合要求、不遵守课堂纪律等行为采取一定的教育惩罚措施。

“在处理学生违反纪律和法律的行为时,草案规定,如果学生违反学校的安全管理制度,学校将给予纪律处分。非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可以根据学生违纪的情况、后果和影响,给予处分,直至开除学籍。

其中,对有不当行为的中小学生,监护人应陪同他们在学校写书面自我批评,并由监护人签字。行为不良、屡教不改的学生或者违法免予处罚的学生,应当由其监护人陪同在学校进行专门的法治教育。

另一方面,家长或其他监护人和学校应相互配合,采取措施严格管教有严重不良行为的未成年学生。他们也可以依法被送到特殊学校接受法律教育。

情节严重的,公安机关应当对欺负他们的学生进行训诫。

防止在学校建立联合安全运输组织,以确保校园安全。近年来,校园里对学生的欺凌、暴力和性虐待产生了不利的社会影响。

该草案明确界定了学校中欺凌、暴力和性虐待的预防和治疗措施,并规定了对实施欺凌和暴力的学生的相应处罚。

其中,为了保证中小学生进出校园的安全,草案规定,公安机关应当在校园周围的安全区域内组织企业、事业单位、个体工商户和群众性自治组织成立联合治安和交通保卫组织。在公安机关的领导下,配合公安机关和学校共同控制校园周边安全区域的安全和交通环境。

当发生“社会青年或学生欺凌、打架斗殴”,“社会人员携带危险物品或刀具、枪械徘徊”等情况时,校园周边安全区域治安交通联防组织发现安全区域内出现以下可能危害学生身心健康和人身安全的情形,应当立即采取相应措施予以制止,同时报告公安机关和学校。当出现“社会青年或学生欺负和打架”、“社会人员携带危险品或刀、枪四处游荡”等情况时,校园周边安全区的安全交通保卫机构发现安全区内有下列可能危及学生身心健康和人身安全的情况,应立即采取相应措施予以制止,并向公安机关和学校报告。

关于中小学校园欺凌事件,草案明确规定:“学校学生欺凌综合管理委员会应当认定和处理。学生对学校认定的欺负行为不服的,可以按照有关规定向学校相关业务主管部门投诉,业务主管部门应当按照有关规定进行审查。

”同时,“对于重伤者,应及时配合心理干预”。

同时,草案明确规定,小学和幼儿园应建立一、二年级学生和幼儿的转移制度,不得将学生和幼儿交给父母或其他监护人及其委托人以外的任何人。

(3)明确非教育教学时间管理不应对学生课间自主活动的事故负责。省司法厅在起草说明中指出,草案解决了中小学应区分教育教学时间和非教育教学时间的问题,明确了不同时期的安全管理制度。其中,中小学的非教育教学时间如下:(1)上午自学前,中午到下午上课后,下午到学校晚上自学后,晚上自学后;(二)课间休息,但中小学校按照规定组织的课间练习和大型课间活动除外;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寒假和暑假;教育行政部门或者其他有关部门作出防疫和安全防范安排的时间;法律、法规和规章规定的其他非教育教学时间。

草案明确规定,中小学将采用视频监控和学校保安人员在非教育教学时间对校园进行安全检查。

中小学生在上述第(一)项和第(三)项规定的期限内进入学校或者留在学校进行独立活动,应当遵守学校管理规定,服从安全人员或者宿舍管理人员的管理。

幼儿园组织儿童生活一天,教职员工应现场照顾儿童。

当孩子在花园里睡觉时,教职员工应在值班时照顾好孩子,不得做任何与照顾孩子就寝时间无关的事情,也不得未经允许擅离职守。

同时,草案规定学校已经依法履行其教育、管理或安全职责。如果校园内发生下列事故之一,学校将不承担责任:(1)由于地震、雷击、台风和洪水等无法预防的自然灾害;(二)学校自身能力无法防止来自校外的突发和零星袭击;(3)学生有学校不知道或难以知道的特定体质、特定疾病或异常心理状态;(四)学生自杀或自伤的;(五)对抗性或危险性体育活动;(六)非教育教学时间的独立活动;(七)学生之间在教室、走廊、上下楼梯、活动场所独立活动;(八)非法侵犯教职工人身权利,司法机关认定教职工是正当防卫的;(九)其他不属于学校教育管理职责的。

同时,前款第(四)项、第(五)项、第(六)项、第(七)项的规定不适用于幼儿园。

他们说家长:老师应该有纪律的权利。父母:黄女士的儿子住在越秀区文德路,小学一年级。令她头痛的是,从第二学期开始,她儿子班的班主任几乎每天都通过微信向她“报告”儿子的情况。

“他可能还没有适应小学生活。他经常在课堂上和同学说话,甚至未经同意就在课堂上站起来。老师只是在抱怨,让我们的父母加强纪律。

黄老师感到困惑的是,当她问儿子情况时,他说老师没有当场管教她,所以他不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

关于草案中提出的纪律处分权,黄女士表示非常同意:“当我们学习时,老师会‘管教’调皮的学生。即使是我的儿子被“管教”,这样他在课堂上也能受到管教,效果肯定会比我们父母的教育好。

然而,张女士的儿子在海珠区的一所小学读三年级,她认为教师的惩戒权应该有一定的限制。例如,不允许体罚,也不应该通过增加家庭作业的数量来实施惩罚。

“老师甚至班主任都应该‘因材施教’。对于一些敏感的学生来说,他们应该注意纪律。

“老师:关于通过立法澄清教师的惩戒权,越秀区某省一所小学的教师黄同意,“现在,由于学生的过度保护和家长的过度干预,教师失去了惩戒权。他希望把纪律的权利还给教师,这样教育就可以完整,而不仅仅是得到加强。

一个特定的学科体系实际上是挫折教育,它是塑造儿童性格和个性的必要阶段。

此外,黄先生还指出,教师应该清楚他们可以管教学生的环境和方式。

不要让老师自己思考和决定。只有这样,学生和老师才能得到保护。

网友们:@新浪微博《安琪拉在云端》:#老师应该有受教育和受惩罚的权利#没错,手脚一致,想管教孩子,怕父母怕受影响,不管自己的孩子,完全成为一名佛教老师,良心仍然说不过去,每天都在挣扎。

@新浪微博“WJY小假期”:#如果尺子还给老师#唉~我想如果家长同意老师拿着尺子,他们可以和老师和学校签订协议,给予老师适当的管教给他们的孩子。

同时,家长和学校也有权利和义务监督教师的纪律是否适当和合理。

至于不情愿的父母,不要给他们的孩子统治者教育。

这样,没人能责怪任何人。

这篇文章来自《信息时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