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报告的六个典型案例

一、普安县青山镇哈马村党支部原书记刘显国违纪问题。一、普安县青山镇哈马村前党支部书记刘郭喜安违纪。

在担任青山镇哈马村党支部书记期间,刘郭喜安和村委会主任秘密决定从2008年至2015年向王谋谋、李某、郭某等11人账户拨付42400元公益林补偿费。村民会议和村民代表会议缺席的。事实上,包括刘郭喜安和王某在内的8个人都被记录在账户里,其中刘郭喜安账户里的钱是12000元,而刘郭喜安私下使用这笔钱。

青山镇哈马村于2014年实施退耕还林工程。刘郭喜安报告了20亩未经过实际测算的退耕还林面积。经调查,刘郭喜安全国退耕还林面积为16.23亩,虚报3.77亩,退耕还林补助资金为3000元。

2019年1月,刘郭喜安受到党的严厉警告。

二.贞丰县莲联乡桥岩村人口主任杨少华未能准确地发现工作不佳和对危房改造补贴扣除的问题。

在担任杨少华贞丰县莲联乡桥岩村人口主任期间,未能严格按照鉴定标准程序进行调查和鉴定,并捏造会议记录等虚假证明资料进行处理,导致桥岩村王木书、王木贵、潘木贤三户家庭遗漏鉴定。

2012年杨少华协助乡镇政府修缮桥堰村危房时,湘桥堰村四户家庭以代扣代缴资金和收取社会抚养费为由,共申请了6900元危房修缮补贴资金。

当杨少华用潘Moutian的存折提取危房改造补贴资金时,他偷偷从潘Moutian账户中取出1800元的其他资金,自己拿走了。

2019年3月,杨少华受到该党的严厉警告。

3.兴义市吴雄乡盘江村委会主任李明紧违规享受扶贫信贷补贴资金。

2015年,当李明紧组织盘江村实施国家信贷扶贫工作时,他仍然向国家申请信贷扶贫资金,尽管他知道自己不是已办理信用卡的贫困农民,也不是与市内相关乡镇扶贫部门签订扶贫责任协议的能人(大家庭),也不是信贷扶贫的对象。非法获得国家扶贫贷款2万元,享受财政贴息资金1000元。

2019年2月,该党警告李明紧。

(4)安然县工程局科技股前主管严新收到客户的服务费;问题。

2013年初,当严新在安然县经济(工业)科技局主管科技股时,安然县农业希望农民专业合作社开始向贵州省科技厅申报国家支持的松鸡项目。

为了确保松鸡项目的成功应用,合作社要求县工程局技术部、工业部负责人严新协助审查和修订项目提交材料。

2013年6月和12月,严新收到安龙县农业希望农民专业合作社总干事李牟平的两笔款项。总数是5000元。

2019年2月,严新受到党的纪律警告,他的纪律收入被没收。

第五,仪陇新区木扎镇鲍莉村主任周士方在扶贫工作中失职,导致身份不准确。

2017年11月,木扎镇扶贫指挥部向镇、村干部贫困家庭进行了有保障的分配。该村保安服务主任周士方为巴厘村10组黄超的一户贫困家庭提供担保。

2018年9月,新区扶贫办、正屯镇纪委和木泽镇纪委进行了多次检查,发现周士方未能认真核实与黄超同住一户人家的家庭人口信息,导致与黄超同住的王定芬(他的母亲)未被纳入扶贫体系,导致贫困人口未能通过评估。

2019年2月,党警告周士方。

六、望谟县新屯镇前副市长云帚玩忽职守。

2014年6月至2016年6月,云帚作为望谟县原新屯镇人民政府负责危房改造的副市长和巴巴邦村联系领导,没有认真履行分管工作和联系村里的职责。

结果,原新屯镇纳林村8户家庭多次享受国家危房改造补贴,巴巴邦村农村低保评估小组成员共同挪用农村低保资金,共计147,600元。

包括汪默县前纳林村村委会主任苟某和小米村党支部书记翁某在内的八人受到党纪政纪处分。

2019年4月,云帚受到警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